帖子 用户 招聘
  • 864阅读
  • 10回复

[人物故事]【陶李缘】十年植保 水涨船高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天天向上

十年植保 水涨船高

  主人公:陶李缘
  农业生化资深从业者,
  农技植保知识达人。
  先后供职于深圳诺普信、江西正邦生化和科普特农业联盟线。曾走遍海南、河北、山东、黑龙江、吉林、辽宁等多个地区,开办过1000多场农业植保技术讲座。
  2010年注册191会员,http://www.191.cn/u.php?uid=112746


  1、运气好,首站深圳
  那年冬天,火车票还有没有实名制,作为毕业生,当然舍不得坐卧铺南下,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是深圳诺普信。
  当时比不知道农药行业是什么,虽然所学专业是植保,你懂得,多数大学生也就那样,没有压力并不会了解外面的世界,何况是某某行业。大四下半年十分无聊,而且对于北方人而言,深圳是个吸引人的地方,操着一口港台腔的招聘老师,让我觉得更加想去深圳看看,又可以逃避许多没必要的毕业考试,何乐而不为。
  2700块钱的工资,让大学时只有500多元生活费的我,如捡到宝贝一样珍惜这份工作,那时正是诺普信企业的上升期,一切充满活力,摄影比赛、足球赛和相亲大会之类的人文活动更刷新了对南行深圳的态度。我们那批“市场及推广部”是公司创业以来最大规模的,面对市场投入技术推广的部门,从我们入职的第一批到接下来一年内的第四五批,共有150人左右,但我个人觉得,我们第一、二批的50多人含金量还是最高的,也是诺普信对于技术推广投入最大的。部门只培训就搞了两个多月,你能感觉到几十人什么也不干,拿着公司,吃着食堂,住着免费的宿舍,而且每人配置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日立牌的投影仪,不干活,就是学习。
  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最感激那两个多月的时光,不管出于什么意愿,依然感谢那段时间诺普信公司对我的栽培和投入,刷新了我们许多的认知。那时的互联网并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从校园直接来到深圳那样经济发展最前沿的城市,有时真的觉得自己运气不错。

(图片是2009年冬天,参加工作第一次给农民讲课,秦皇岛昌黎县小林村 黄瓜农户)
  2、运气好,就去河北磨炼
  今天我仍然自信的觉得,我比多数植保同行了解更多种类作物的病虫害知识,各种瓜果梨桃,各种你吃过或没吃过的蔬菜,什么芦笋泥猴桃芹菜石榴核桃胡萝卜、油桃蟠桃水蜜桃...,我几乎都见过,先不说是否精通,但种植这些作物的农户,都在我手中买过农药。如果你也想拥有如此技能,我推荐你去河北省跑业务,除了香蕉芒果和柑橘,其他农作物应有尽有,经销商分布在不同的区域,你会每天接到无数种作物用药的咨询。
  2009年,刚刚在海南实习两三个月,我就被分到了冀北大区(北半个河北省,包括天津和北京)。你知道自带光环是一种压力巨大的事情,大区所有的业务人员,包括大区经理都称呼你老师,借助这种新型的技术服务,他们急切的把你介绍给客户:“这是我们公司的某某老师,老厉害了,以后来专门为你提供技术服务。”对我们部门所有同事,那种压力十分严峻,但没有让人失望的是,我们那一批“市场及推广部”的“老师们”在长达两个月的培训筛选中留下来的,都恰好是十分爱面子,又是学习能力超强的一群人,在全公司产生很大的反响,后来相继扩大部门规模,以至于全农资行业都造成很大影响力。
  如今我的几个要好的同事,还在从事农资植保,蒋文鹏在烟台顺泰,韩长青、曾保国在山东先正达,臧立峰在辽宁营口,陈庄文还在诺普信总部,邹鹏刚在诺普信的子公司当市场总监,刘建强在做葡萄市场项目,而我回到了东北已经也有6年多了。
  当然,我也是在那两年的时间里迅速成长的。白天下地看某某作物长什么样,晚上做百度查阅各种资料做课件,第二天就上台给农民讲课、讲植保技术,河北省的北半个省,作物丰富到,我几乎每天都要查阅一个作物的资料,做一个新的技术讲座的课件。其中许多关于技术和营销方面的技巧,都在每天的工作中得到成长,如何更农户聊天,如何利用俗话,怎么举例子,这一切技巧,都是和各种性格的农民唠得多了学到的,此时回忆起来,那些曾经见过聊过的人们,有些还是能回忆起他们的样子,而更多的,却变得模糊了,融化在如同星空一样的脑海里了。

  3、好运气、遇到好领导
  在我这十年的工作中,恰好赶上了农资行业的起落变化,这是一个如果你比较努力,就衣食无忧的行业,但并不会像其他风云变幻的行业一样,带给许多人大富大贵,对于初入社会参加工作的人来说,赶超你的直接领导,是距离最近的目标。
  那个广东口音的招聘老师朱伟峰,算是我的第一个领导,但是为期很短,只负责把我“忽悠”到了深圳,然而没有他那标准的广东人形象,也许那时并不会对“诺普sen(4声)”感兴趣;然后就是罗才宏老师,他当时是公司技术方面的元老,可谓我们的启蒙老师,他很有才华,而且让人感到十分执着和严厉;有趣的是,当时部门有两个领导,还划分成诺派和瑞派,我当时是跟“诺派”的,不过“瑞派”的喻富清老师与农民交流的实战经验也深深打动了我们;再后来,技术推广部被分成各营销中心的部门,我们属于华北部,终于“分到”了一个同是80后的领导禹文成,我们都叫他黑哥,虽然长得黑,但却特别有才华,我如今关于产品的策划,市场的营销理念,很多也是受他的启发,我记得一次聚会时他说过:“陶儿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快要仅次于我了,哈哈!”;再后来诺普信对推广部的价值产生了疑虑,原因可能在于,后期大量招聘的新人,没能延续高效的产出,也或许公司的发展需求,不能继续更大的投入,再加上第一批人变得成熟,想要得也更多,绩效考核不能让人感到合理,2012年下旬开始,市场及技术推广部开始不停的调整,变化,也接触到了许多的领导,不过任期都很短,加之慌乱的心情,全都忘掉了。
  2010年底是感觉最棒的一段时间,因为我的一个工作汇报,营销中心的李新兵李总当场给我加薪,这似乎在公司历史上都没有过,那是一段多么难忘的事啊,也是从那时起,似乎每个人对钱的欲望也越加强烈起来。那时公司来了一位农药界的大咖高军,应该算是我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多年的外企经验和知识,全公司的人都感到兴奋,还出现了许多“高迷”,我算是其中的一个,不知是对脾气还是那两年表现的相对优秀,跟高总有了比其他人更多的接触机会,价值观也产生了又一次的大变化。
  之间还有接触过许多前辈和领导,许志宏是我们再济南分公司是的领导,曹革曹总是我在诺普信最后一个接触到的领导,梁道凡、展新辉,其中李云辉,当时黑吉区的部长,都是东北人的原因,也对脾气,我们一起出差下市场,推产品,留下了很多难忘的经历,现在他在我们共同的家乡长春,创业农药生意,做得很好,我们也一直保持联系,成了很好的朋友;白厚敏也是我印象深刻的领导之一,因为他在离开诺普信时,给我们部门许多优秀的同事,申请到了一千多元的加薪;2013年我来到了江西正邦的分公司贝嘉尔,先后认识了桂艳男、曹海军、杨建平、吴卫兵、葛飞、钟伟、翟辉等几位领导和兄长,他们包容了我东北人普遍具有的直性子、坏脾气,也认可并夸奖了我的一些观点和所做的事,也是在这几年稳定的收入中,有了自己的家,成立自己的家庭。如今,虽然天各一方,许多也并不常联系,但是所有接触到的人,都会我产生不同的进步和认知,就像看书,你永远无法评价每本书的价值,然而那价值无可厚非。

  4、农资十年,变化万千?
  既然是聊行业,当然要聊行业的变化。前四年,我以植保技术为起点,开始赚工资,体验生活的变化,那几年我从没思考过行业变化什么的,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不假,每天在农田或者大棚里,目的只有一个:说服农民买药,说服客户买药,因为急需成长而带来的压力,格局停留在策划产品和市场之间,所以也并没有感觉到一些人所谓的“巨变”,更或许,那时的诺普信是站在行业变化的前面,或是在引领变化。所以都是别人看着我们再变,我们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蓝海”这个词,是我在推广草甘膦时接触的,作为百草枯的理想替代品,现在看来也就那样,这种超级大化合物,受到全球化工和环境之间博弈的影响,眼光放得越大,未知的挫折也会越未知。从近十年的工作体验,所谓的变化,并没有太大的体现,诺普信仍然是制剂第一,几家大农药公司还是那么大,选人、用人、公司、制度、收入、模式,怎么说呢,大家体会到很大的变化么,答案是“没多大”是吧?
  我也可以坦白,今天我的关于作物病虫害的知识和技术,大多数还是5-6年前攒下的老本儿。2013年-2015年,我来到贝嘉尔,负责东北业务,任务少压力小,那三年过得十分潇洒,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也并没有太多的付出,而在我离开技术推广岗位2-3年以后,正邦生化才刚刚提出技术转型的口号,也使我成为公司同事中的“佼佼者”,我那几年的销售任务,也是靠帮助好哥们丁前展讲课、培训员工等换来的合作,轻松完成。离开诺普信的三年里,进入了轻松的状态,虽然个人成长变得极其缓慢,但却有时间享受了生活,买了房子,结识了今天的孩儿的妈。
  在我感觉深处,行业真正的变化开始于从前的老东家诺普信操作的“田田圈”,虽然这句话看起来,是想把关注点放在诺普信身上,其实根本动力来自于互联网。我是个普通人,或者是身边普通人里相对积极的人,2011年,微信变得很火爆,2013年我才开始的淘宝购物,这两个事物让我有种莫名的感觉,但终究不是做大生意的料,并没有吃透互联网和电商的魅力,从那以后,信息变得越来越透明化,许多科技类的东西如猛兽般来到我们身边,又如落水狗一样爬上岸,重振旗鼓。那时农资行业开始越来越“玩虚的”,从2012年中旬开始,诺普信弄出个朝拜的文化,似乎100亿的愿景让所有人感受到压力吧。而远在北国的东北,假货不是一般的多,及时微信已经十分火爆,东北的农资行业依然是天高皇帝远,这里的农资商们,除了进口的几家公司,还有几家大除草剂公司外,杀虫剂、杀菌剂、叶面肥,几乎都是“花布包装”,这让我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一点点新鲜的思路和创意,都会显得很高大上,很有格局。
  在“狼来了”的慌乱中,有些人坚持自我,有些企业慌不择手,也有适应能力强的农药公司,小改配合大改,如今做得很优秀。农药和相关的植保,毕竟是铁饭碗的保障品,也是应季的快消品,它并不会凭空出现,更不能立刻消失,整个市场的大小,十年里一直维持在很稳定的数额上,他这两年做得好,你这两年做得差,你的销量上去了,他的销量下来了,就是这样,行业本身并没有产生什么巨变,甚至最近两年一些业绩十分突出的公司,只是抢走了别人的蛋糕。
  苹果还是那个味道,水稻产量十年之间没有多大变化,今天白菜脱销了,明天土豆烂在地里了,这一切的一切,农资植保行业的人们,并没有帮上什么大忙,不是么,然而,世界在变,科技在变,农资行业变化不大,就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了,解决这个问题的结果是:必须要变。

  5、会销不止,奇点何在
  就像我刚刚说的一样,智能手机、微信等互联网的爆炸,让信息变得扁平化,也让朴实的农资伙伴们“高大上”起来,好像小米手机的发布会看多了,谁都想拿着翻页笔上台讲两句,不管课件和视频有多土,酒店舞台和LED大屏幕却毫不逊色。农资的利益链从2012年开始,逐渐发生转移,转移到了哪里?酒店、饭店、婚庆公司、水杯厂、家电城、毛巾厂、电动车商店、帽子厂、手套厂,这些利润来自于农民,来自于经销商对赊销的恐惧,来自于那些倒闭了的农药厂。
  从小饭店到五星级大酒店,从庐山到巴厘岛,其实农资行业在帮助农民消费,帮助农药店花钱,这些越来越高级的会销潮流,盘活许多社会经济。但是,话又说回来,苹果还是那个味道,水稻的产量仍然是1200多斤,绝大多数的农民还是觉得打麻将是最好的娱乐项目,我们这些管家或者消费参谋,似乎应该提高自己的水平了,做点什么,让农民还是农资商变得确实感觉到幸福和快乐,同时也确实改变农作物的品质和产量,有些人已经在做,其他人需提高认识,倍加努力,毕竟我们自己在工作和经商赚钱以后,也是为了快乐和实现价值。
  最近的3年,这种感觉尤为突出,也许是接触的行业媒体更多,也许是格局上去了?对行业里的各种变化越来越关注,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会议、论坛、商学院拔地而起,就好像农业农资行业真的成了中国经济最后一块净土一样,意味着我们永远比别的行业慢半拍。“农民不再落后”,真的么,或许我们自己就很落后,不是么。因为我明显的发现,那些非农民的人们,没有几个比我结识的这些农民们更幸福,农民似乎比非农民幸福指数更高。
  说到这,似乎我的口吻有些讽刺,当然不是,因为我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个。组织峰会,搞策划,弄论坛,上媒体,所有农资行业的朋友们,如果你也在这样做,说明你是积极的,至少你希望行业有所改变,并且也做到了,即使看来变化不大,也许我们的势能还不够,无法达到那个巨变的“奇点”。去年在我朋友圈里,极飞的老板彭斌对我说的一句话,让我有了新的认知,他说到一个词:“活力”。人活着,社会积极运转,经济不断发展,靠的就是“活力”,每个人每个组织团体奉献活力,如果只论吃喝拉撒的话,我们就没必要花8千块钱买苹果手机了,你我都心里有数,它许多功能都用不上。这种活力来自于“爱折腾”、“会折腾”的人,在未来,我不仅要赚更多的钱,而且要让农民少打药,不仅要让作物生长的很安全,还要让合作伙伴不要污染环境,不仅要让农民知道哪个手机更适合他,还要把城市周边的农村变得更漂亮,这看起来像是农村农业部该操的心,但是如果问到你,你未来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6、我现在在想什么?
  不觉得迷茫,也不自大狂妄,也就是说农资植保行业,只要你积极向上,并愿意努力,就一定不会被行业所淘汰。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只不过井口大小不同罢了,虽然世界不能让每个人都去思考黑洞是怎样形成的,但不断的新鲜的认知和探索,可以让我感到些许满足和快乐。
  2017年我国的农药制剂行业总量大概有430亿左右,当然这个数字也是在某些媒体上看到的,但是具体真的有多少,估计谁也无法“估计”吧。从销量靠前的几家公司看,诺普信任然是第一名20亿左右,先正达、拜耳、陶氏、龙灯、田园、海利尔、正邦、还有比较熟悉的几个企业,都在10亿左右,或者几个亿,按照这样看,430亿这个数字是差不多,差就差在没有登记的,不交税的,没证件的,甚至假冒伪劣的等等,占比应该不小吧。
  “全国2000多家农药企业中,前20位的农药企业占住了国内41%的市场份额,预计2010年大约将达到60%以上市场份额。”这个预测是在2009年被提出来的,现在看来,这个时间点可能有些早了几年,但是从2016年开始-2018年,以环保为切入点的农药化工企业改革确实“很到位”,甚至有些超出了行业的认知,龙头企业是停产就停产,说“进去就进去”,意味着改变亿万农民和历史悠久的中国农业,还是要从上游抓起。
  2016年,我接触到了植保无人机,最近两年也是相当火热。当我们不知道国家对植保无人机未来如何发展时,通过深入的接触,和近两年我个人的自身感觉,无人机行业和相关政策,确实让农资植保行业产生了新的活力,就好像那个经典的“鲶鱼效应”一样。农村电商还在摸爬滚打,农资连锁业难成气候,合作社体系之大,不可以伤筋动骨,而那些欧美大农业的模型也不能生搬硬套;这样看来,只能选出一批先遣部队,搅一搅一头雾水的传统农资行业咯。其实,这也怪所有农资行业的同行们,近年来,环保类公司如同春笋一样出现,单这一个信号就十分明显,而农药企业仍然要求业务员“翻番增长”,“千万大品”,甚至还有很多领导前辈,想把中国农药市场这个蛋糕最大,开发更多农药产品的蓝海...。额,去年和今年几个大企业的“事故”,有没有让我们觉得曾经得价值观很蠢,非要领导们明确指出“农药化肥减排减量,精准农业,智慧农业”,这样的口号或者命令时,才思改变。
  农事服务是最近2年才兴起的,其实也并不是什么新词,因为十年前的我,刚刚参加工作,不就是从事技术服务么,指导农民用药、选药、买药...。可是虽然当时做的事情是“农服”,但多数时候的目的却不只是农服,而是希望“农民服我”,听我的,买我的药,甚至使用更多的药,才能体现我的业绩。十年前诺普信这种“农服”的无偿服务,和以农药价值来评价的部门考核方案,最终使萌芽中的万亿市场没浮出水面,市场及技术推广部也因此解散。如今,与无人植保机的农服做对比,其中有三个本质且致命的区别,如果今天还在研究如何发展农服的公司老板们,没有捋顺好这几点区别,就会像千村植保、田田圈一样再度沉船。
  这三个区别应该是:有价的,可计算的,符合当今农业可持续发展政策的。当然,作为晚辈,我们本身也在摸索过程中,并没有成型的模式,这只是我十年里,从校园里的屌丝青年,到经历大小公司改革,接触许许多多同行的思虑后体会到的。
  话题聊到这,其实身边许多优秀的同行都展示出了同样的亮点,这亮点有些类似外企的农药公司,我觉得,他们一直以“实验做得扎实,推广搞得到位,形象包装吸引人,品质理念超前”为亮点,其实近年来比较优秀的同行们,多多少少领教并实践了这些亮点。其中会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当你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时,你的脑袋里就只有钱,而这些钱却无法让你创造更多的财富和社会地位,这种状态下,应该稳住脾气,一边潜心学习一边夯实自己为数不多的优质市场;第二种情况是,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今社会,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如果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对不起,因为你很优秀,我并不能对您有所建议,但是多学习一定没错,再者就是让你的伙计们的想法不断的靠近你;最后一种,可能就是我这样,想要的没那么清晰,但一直在不断尝试。我觉得跟我一样的朋友会更多,这种对工作对生活的积极态度,是会让我们稳步上升的,也随着国家的整体水平,生活会越来越好。但是在我们找到想要的目标之前,这个过程一定会影响幸福指数,为了各种尝试和努力,你要交换掉许多,比如家人团聚,越来越少的老朋友聚会,一些曾经得小娱乐、小爱好等等,甚至你会发现身体变得越来越亚健康,当然,这一切看似让人沮丧的交换,也恰恰证明了我们对未来的憧憬,对吧?
  7、我现在在做什么?
  从2008年参加工作到现在(2018年10月),不管出于收入目标还是寻找理想的目的,基本的工作状态没有太大的变化,随着三段职位的不同,对未来的思路有些转变。
  我现在在黑龙江省一家农资平台商任职,老板是曾经诺普信的老同事,也是很好的兄弟丁前展,在他2012年为创业做铺垫开始,每年的年会和重要的事项我都有亲身体验,尤其从2015年,因为业务的合作关系,对于我的“大客户”,做了很多关于市场策划和技术推广方面的工作。2016年冬天,我们一起正式接触到了植保无人机产品,也是今天的合作伙伴广州极飞科技,对于理念和创新方面,我与丁哥一直有种默契,从技术的角度,前两年接触到的各种航化方面的认识,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机会。
  农业是百姓的衣食父母,可不能大刀阔斧的拿来做“试验”,虽然每年粮食产量稳定,但是按照大家对物质的不停歇的需求,还没到衣食无忧的状态,农民每年都要确保稳定产量的粮食“谷粒归仓”,然而日益更新的科技发展,和不断改变着的经济形态,不允许农业“老母亲”一成不变或者“顽固不化”。各种尝试在有序和无序中进行,但都是小规模的。
  然而在我个人看来,一切问题源于人才的匮乏。从我的同龄人(86年)左右,考上专科或者本科的人数越来越多,从农村走出去的人也一样,带着没有理想的梦想离开农村,回来时发现农村已经不在了,或者找不到想回去的农村,再或者,更多人已经不回来了。身边的人普遍认为,在上海刷盘子也比成为“农”有出息。不管极飞老板所说“植保无人机是一把钥匙”这个话题的结果是否显而易见,“田舍汉、乡巴佬”的这种观念,确实是在2016-2018年农资植保行业风云变化中悄然褪色。
  就像当初因为“摄影比赛、足球赛、玫瑰之约”把我留在诺普信一样,植保无人机吸引我的是“各种跨界人才”,软件工程师,经济学者,高级设计师...,我们要知道,任何精彩的表演,吸引你的一定是戏中的人物,对吧。在我从事农资植保的十年里,我一直是一个交际广泛的人,然而这十年,也可能是能力问题,但不管多么积极的表现,我所能接触到的,最多是农药企业的总经理或者老板,我有很多农药企业老板和高层领导的微信,甚至多数有过交流,也有的成为了朋友,但是,还是只能在下班以后,参加山地车QQ群,或者摄影爱好者微信群时,才能接触更多其他行业的朋友,你知道每次同事聚会时都只聊农药话题,是多么扎心的一件事。这也是我2017年底继续选择做农资植保行业的主要原因之一,多多少少看到了些改变和不同,也有希望。
  我在极飞公司的公众号软件“极飞学院”里做了一个植保知识的小栏目“五分钟农技课”,其实我看重的是年轻人的学习力,也可以说,至少会比大多数的农民朋友或者农资合作伙伴的学习力强许多。无人机是以植保为入口进入到农业的,这个选择很独特,也特别正确,2010年春天,身为诺普信老板,又是深圳上市企业家的卢柏强提出“农村流动沃尔玛”的理想口号,至今同行们讨论起来,都认为那是拥有极其独特的前瞻性眼光的。植保与农民之间的粘性最高,接触次数也最多,是很容易与农民接触和交流的行业。但是植保毕竟是技术行业,不管以前做农资的有没有技术,有多少,但我特别希望带着青春和科技光环的新朋友们,能够真正的改变农资植保行业,多学些植保技术,给农村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注入健康的基因。
  8、值得深思的现象和变化
  看过《三体》小说的话你应该能知道,最后三体外星人是通过“降维打击”毁灭包括地球在内的太阳系的。上面我有提到前几年“带死不活”的农村电商,这应该也算一种降维打击吧,我们清楚一瓶农药的出厂价格,10元的产品到达农民手中大概也有20元,翻一番是普遍现象,可能大田除草剂会少一些,一些杀菌剂、叶面肥什么的,会高一些。先不算厂家毛利,中间的10元渠道利润分配给了省级代理,市级代理或县级代理或零售商代理,可以说2016年以前,大多数有2-3层的销售层级。当然,按照健康的行业发展,合理的利润会趋势整个行业甚至全产业链健康蓬勃。但是有谁深入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这么多年来,赚到钱的层级人群,对行业乃至种植产业做出了那些改变么?我们细数,做的好的,会扩大经营,以前卖药,现在肥料也卖,然后卖种子,然后开饭店,开酒店;做的正常的,把捷达换成了宝马,然后是给儿子买宝马,然后给儿媳妇买宝马。“苹果还是那个味道,水稻的产量也没有多少变化”。
  这有什么错么?当然,没有。盈利的批发商零售商们,不论是创业之初还是眼下,都承担着普通上班族或者农民所受到的更多的压力,按照同等教育水平和社会分工看,“宝马”是应得的,毋庸置疑。然而,要求我们变化的,并不是某个人的指令,更不是像我一样愤青的讽刺,何况理性的人并不会这样认为。这个让我必须做出改变的要求,是时代的需要,是社会进步带来的指令,说得更大的话,是人类发展的目标。
  谁更有能力让农资植保行业更加健康的发展?把权利或者资金交给谁,农业才能变得更好?如果是30年前,这个问题很好解答:当然是能够扔下锄头,会开拖拉机的人;是懂得管理知识,愿意看书,会用设备的人。现在呢,又一次到了普遍变革的节点了吧。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我问“稻瘟病是什么菌,什么科什么属,应该用什么药”,如果你不会,大多数年轻人一定会拿出手机百度一下,但是多数的农民,虽然都会用手机上网,抖音快手刷不停,微信红包也不断,但问他这个问题时,几乎全都是一头雾水,你能在他迷茫的眼神中看到隔壁村烟囱里冒的烟。那,如果同样的问题问一下批发商或者农药店老板呢?
  去年和今年(2018),行业中异军突起的公司也有,比如河南的绿业元,挺有特色,降维打击做得很到位,成功抓住了行业转型的“青黄不接期”,受到了全行业的敬畏,包括我个人在内,羡慕绿业元业务员的刻苦和激情,仰慕范老爷子人格智慧和魅力。当然我们并不知道未来的规划,但我还是想把他与植保无人机公司放在一起进行对比。农药销售型企业,制剂企业,目前来看,对农业最大的贡献应该只限于推广优质农药产品,普及精准植保技术,与那些仍然“捣动”假冒伪劣,或者高毒乱配隐形成分的人先比,功不可没。但是行业发展是,资金在哪,活力就在哪,假设把全中国的农药销量全部给某个人,他真的能够使“苹果味道更好,水稻产量更高”吗?或者环境更美好?农业仍然需要更多科技的进入,需要更多“会用百度的”、会软件编程的、懂经济的,甚至是懂建筑设计的人才进入,单单靠“卖农药”,我觉得吸引不来,甚至“我们”也都要离开。
  9、以小见大,水涨船高
  认识我很久的朋友都能感受得到,虽然我的脾气有些“耿直”,但在许多事情上,从没改变过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价值观,我愿意做些力所能及的无偿奉献,虽然也想多赚点钱,但我们都知道,物有所值的道理。然而做任何事都有相应的阻力和困难,从2013年去到正邦生化做东北业务开始,顺利的业绩进展和亲密的客户关系,让有些领导怀疑我与丁前展的科普特公司存在股份关系;再到去年我在极飞学院弄了个农技小栏目,许多同行朋友问我赚到多少极飞公司给的外快;然后也有零售店客户,因为我告诉农户“西瓜这一遍不需要打药也不会有事”而提出责备;甚至在参加几次植保会时,所有的行业厂商大肆宣传,无节制无进步的盲目“制造”,让我看到满地的、成吨单页、纸张成为垃圾,而感到痛苦不已。有待进步的价值观,急需提高的服务能力,需要更多人“操心”的环保意识...也许农资植保行业急需革命的理由,不仅如此。
  操心的事太多了,然后又不去解决,那就是“瞎操心,闲操心”,所以有时候应该抓住一种方式,或者找到几个“合伙人”,去一步步实现不再操心的愿望。目前我在东北做着些许尝试,与科普特农业、极飞科技、农村淘宝、江西众合、陕西美邦、青岛日晟源、广州真格、深圳玛迪特、河北荣威、上海芳甸,还有省农业相关部门一起,稳定的开展传统业务同时,探索许多新的项目,农事服务、无人机飞防、航化产品、特色肥料、直营连锁店、农作经济顾问等。感谢所有我们一起谈过事、喝过酒的合作伙伴们做出的努力,未来如何让我身边大家包括我的家人,“大家都好”才是最好。
  我不能亲自问“把你留在农资植保行业的理由是什么”,你有可能是需要稳定的收入,有可能难以跨行尝试,也有可能还有一丝留恋,或者你有那么一点点关于未来农业的小梦想,不管怎样,我坚信,你一定想看到未来美好的农业发展,美丽的村庄和农场。我希望这个1万多字的“牢骚”分享,能够被一些人看到,最好也能帮助一些有同样“操心事”的朋友找到新灵感。我“无私的分享”应该与“股份”无关,因为那个从校园走出来的人,并没有被社会风蚀,也没有被行业普遍的抄袭冲刷褪色,我们只希望身边的人,不管是朋友还是同行,领导还是兄弟,抑或陌生的人,都能付出改变,付出青春的活力,让行业变得更美好,让生活更幸福,因为我始终认为:“水涨船高”。

  10、最后,用一段前些天我在《农资与市场》杂志媒体,在哈尔滨组织的“水稻大会”上分享的一段话最为结尾,这本来是我以“农资商如何利用飞防植保转型”的课题与会分享的:
  当你回忆10年前,走出农村进入到农资行业,刚刚开始的创业,让一切都显得十分艰辛,但勇敢的你,对未来充满着期待,如果你还能够记起第一位走进商店购买产品的客户,你该知道,从那时起,对丰收充满希望的他,把信任,交给了当时年轻的你!
  今天的飞防植保行业,同样充满了活力和热爱,你难以想象的大批年轻人,回到了这片养育他们的黑土地,你也难以想象的看到,我们通过努力,把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产品带进了世界上最落后的一个行业-中国农业。
  飞防植保,让农事服务的价值有了明确的价格体系,已经探讨了近十年的农事服务行业,将会得到真正的崛起,农服的未来将变得更加清晰可见,那些对土地心存最后一丝热爱的人们,他们的热情会被从新燃起!
  农事服务,有着巨大的市场空间,也将产生巨大而激烈的行业竞争,然而对于新农人而言,更大的是责任和回报,提高东北大田作物整体产量的化控方法能够有的放矢,无人机、RTK、人工智能等高新科技的介入,会以难以想象的加速度,进一步提高我国粮食安全的保障水平,广大农业工作者正在通过这把无形的“钥匙”所打开的一扇又一扇有形的大门,了解到更多的先进技术和对广阔世界的从新认知。
  我们十分相信,并也已经亲身感受到了无人植保机对东北农资行业的强大冲击,渠道变革意味着商业模式的变化,它可能会悄然发生,也可能瞬间出现在你面前!然而我们坚信,充满活力的人们才能够轻松应对这一挑战。
  在它发生之前,我们会持续坚守那一丝对土地的热爱,创造心中描绘过无数次的,美丽世界的未来!  
内容来自陶李缘投稿

老马蹭个热度  
 
马富强 QQ :107285463【微信号】  电话:18012698166 邮箱:ma@191.cn
相逢是首歌 , 有你也有我 ; 好好工作  , 天天上网  ; 我为人人 , 人人为我 。
分享到
离线温泽泽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2-06
好故事
手机、微信:18789262420
离线余超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2-06
此处应该有酒相伴。
离线加淝猫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2-06
我们每个人都是“井底之蛙”,只不过井口大小不同罢了
离线长天一笑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2-06
  写这么多 辛苦了 苹果还是那么甜 水稻还是1200斤 呵呵
离线1416237874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2-06
让人深思的故事。
科学诊断、诚信配药。微信13851300553,邮箱QQ3424744140
离线江边鸟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2-06
支持兄弟,都是做业务的。

内容来自Android手机客户端

离线刘海磊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12-06
苹果还是那么甜   水稻还是1200斤
这两句印象最深刻,如果能解决这两句话的问题,剩下的就都不是问题了~~~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12-07
风采依旧......
离线一泓澄波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12-07
想想真的是这样,十多年过去了,特肥宣传的那么好,农药没少用,肥料没少用,产量没提高,品质没提高,农资人这些年除了挣钱,究竟做了些什么?
离线liulamei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12-10
发人深省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发帖请遵守“191农资人”电子公告服务规则:http://www.191.cn/read.php?tid=72784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