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用户 招聘
  • 641阅读
  • 4回复

[农药资讯]50类农药产品市场大放送——这些类型的产品领涨市场,尤其值得关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ny123

全球农药市场在农产品价格、天气条件、库存水平、汇率波动、病虫害发生情况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起伏前进,未来市场仍将取得增长。


Phillips McDougall公司将全球上市的农药分成了50个化学类型,其实,完全根据化学结构并不能将分类进行到底,同时,还辅之以作用机理(如HPPD抑制剂)、来源方式(如生物发酵)等。


近年来,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其他PPO抑制剂类除草剂、其他ALS抑制剂类除草剂,生物杀虫剂、包括双酰胺类产品在内的“其他杀虫剂”,SDHI类杀菌剂、生物杀菌剂等近几年的市场增长较好,备受行业关注。


1、全球农药市场总体走高,再度突破600亿美元


2004年以来,全球农药市场虽有起伏,但总体呈现上行态势。全球作物用农药市场从2004年的322.04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542.1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1%。期间的2009、2015年,留给行业非常深刻的印象,全球作物用农药市场分别同比较大幅度地下降了7.04%、9.61%;诚然,印象更深的是,2007、2008、2011年,全球作物用农药市场均以超过10.0%的增长率飙升;如今,Phillips McDougall公司修正了2016年的数据,从而使全球农药市场自2016年以来基本呈现出恢复状态。


2017年,全球包括非作物用农药在内的农药总销售额为615.30亿美元,同比增长2.6%,历史上第3次突破600亿美元大关。

表1  2004—2017年全球作物及非作物用农药市场(亿美元)




2、20强产品类型占全球农药市场的75%


为了保持数据的可比性,此部分及以下内容都是基于2016年修正前的数据。


2.1  2016年全球农药市场(修正前)回顾


2016年,全球作物用农药销售额为499.20亿美元,同比下降2.5%;非作物用农药的销售额为65.32亿美元,同比增长3.3%。全球包括作物和非作物用农药在内的总销售额为564.52亿美元,同比下降1.9%。转基因种子的销售额为203.96亿美元,同比增长3.1%;采用转基因技术的作物主要有: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等,目前还包括美国的甜菜。


在作物用农药市场中,除草剂占41.8%,杀虫剂占28.0%,杀菌剂占27.2%,其他占3.0%。

表2  2016年各类作物用农药所占市场份额




2016年,在全球包括作物和非作物用农药在内的市场中,除草剂、杀虫剂和杀菌剂所占的份额分别为:40.9%、29.2%和27.0%。

表3  2016年各类农药市场(作物及非作物用)




从2000—2016年三大类农药的市场走势来看,除草剂始终占据上峰,并且优势地位相当突出;历史上,也即在2008年,杀虫剂和杀菌剂市场曾有过一次交汇,但其后,杀菌剂仍位居第三;直至Phillips McDougall修正了2016年数据后,杀菌剂市场才得以超过了杀虫剂。


在2006—2016年的10年间,杀菌剂的复合年增长率(+5.5%)最高,其后为杀虫剂(+4.8%)和除草剂(+3.0%)。同样,在2011—2016年的5年间,杀菌剂的增长也是最快的。近几年,杀菌剂市场的增长主要受到防治亚洲大豆锈病的驱动,巴西市场表现最为突出。

表4  全球农药市场(包括非作物用农药在内)的增长情况




曾经,除草剂和杀虫剂遭遇到来自耐除草剂和抗虫转基因作物上市的重创,现如今,在那些种植转基因作物的主要市场,其种植面积渐趋稳定,所以转基因作物对常规化学农药的利空作用几乎出尽。而且,为了防治草甘膦抗性杂草以及玉米的抗性根部害虫,化学农药的使用在增加。


2.2  20强产品类型占全球市场75%


氨基酸类除草剂、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其他类杀虫剂是全球最强的三大产品类型,它们2016年的销售额均超过了30.00亿美元。全球前20强产品类型的销售总额为425.54亿美元,同比下降1.3%,占564.52亿美元全球农药市场的75.4%。


这一年,SDHI类杀菌剂仍取得了7.3%的同比增长率,是20强榜单中增长最快的产品类型。SDHI类杀菌剂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其独特的作用机理,从而有效应对由于长期使用某个化学类型(或作用机理)的产品所产生的抗性问题;另外,新产品不断上市,现有产品持续扩作和扩大市场,新的复配产品不断被开发等,也助推了SDHI类杀菌剂的增长。


20强中,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也取得了较好的增长,同比增长3.8%。该类产品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在一些主要市场(如美国等)用于防除草甘膦抗性杂草。三嗪类除草剂的良好增长主要源自与HPPD抑制剂类除草剂复配或桶混。

表5  2016年全球领先的20强产品类型




2.3  全球增长最快的产品类型


2016年,在全球50个化学类型的产品中,32类产品的销售额同比下降;有27类产品跑赢全球市场的增速(-1.9%)。


尽管生物杀菌剂的销售额(1.31亿美元)基数较小,但其以13.9%同比增长率,在全球农药市场增幅榜中居于首位。杀虫剂中,微生物、天敌及植物提取物等也都取得了增长。可见,生物农药增长最快。这主要基于几方面的因素,如提供新的作用机理,对有害生物综合防治的补充,解决一些抗性问题,对环境友好等。


在常规化学农药中,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类杀菌剂市场表现较好,同比增长9.4%。该类杀菌剂包括代森锰锌及其同类产品,其增长得益于它们的价格低,活性谱广,用于许多复配产品,并用作种子处理剂等;另外,巴西增加进口,用于防治其主要病害——亚洲大豆锈病。


SDHI类杀菌剂是20强产品中增长最快的,在增长最快的产品排行榜中则位列第四。

表6  2016年全球增长最快的20强产品类型




3、50个化学类型农药市场全展示


在全球50个化学类型中,除草剂有18类,杀虫剂13类,杀菌剂16类,其他3类。


3.1  18类除草剂及除草剂中的15强


2016年,全球除草剂市场(包括非作物用)的销售额为231.04亿美元,同比下降3.0%,占564.52美元全球农药市场的40.9%。


除草剂的18个化学类型包括:乙酰胺类、ALS-磺酰脲类、ALS-咪唑啉酮类、ALS-其他类、氨基酸类、芳氧苯氧丙酸酯类、联吡啶类、氨基甲酸酯类、环己二酮类、二硝基苯胺类、PPO-二苯醚类、PPO-其他类、HPPD抑制剂类、苯氧羧酸类、吡啶类、三嗪类、脲类、其他除草剂。


其中,PPO-其他类(+11.8%)、HPPD抑制剂类(+8.2%)、ALS-其他类(+8.3%)等近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均超过8.0%。

表7  全球18类除草剂市场及前景预测




由于草甘膦的存在,所以氨基酸类除草剂始终占据着除草剂市场的最大份额,权重为21.9%,遥遥领先于其他各类产品。乙酰胺类、磺酰脲类分列二、三位,所占份额分别为8.6%、8.5%,市场地位非常接近。

表8  除草剂各产品类型的市场分布




2016年,全球前十五大除草剂依次为:草甘膦(44.08亿美元)、草铵膦(6.60亿美元)、硝磺草酮(6.50亿美元)、百草枯(6.10亿美元)、异丙甲草胺(5.90亿美元)、2,4-滴(5.85亿美元)、莠去津(5.60亿美元)、乙草胺(4.20亿美元)、唑啉草酯(3.90亿美元)、二甲戊灵(3.55亿美元)、丙炔氟草胺(3.50亿美元)、异噁草松(3.00亿美元)、麦草畏(2.70亿美元)、烯草酮(2.60亿美元)、氨氯吡啶酸(2.60亿美元)。它们的总销售额为106.68亿美元,占231.04亿美元全球除草剂市场的46.2%。


其中,草铵膦和丙炔氟草胺在2011—201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均超过10.0%,分别为10.8%和19.3%。尤其是丙炔氟草胺,其接近20.0%的复合年增长率格外引人关注。唑啉草酯是领先除草剂中仅有的一个专利保护产品,国内企业正如火如荼地开展登记前的试验。


在2016年除草剂的各作物用农药市场中,谷物、玉米、大豆、果蔬排在前4位,所占市场份额分别为:17.1%、16.8%、13.2%、11.9%。

表9  2016年除草剂在各作物上的市场分布




2016年,除水稻和甜菜外,各作物用除草剂销售额同比均出现下滑;2011—2016年,各作物用除草剂市场复合年增长率为正值的有(按降序排列):大豆、其他果蔬、甘蔗、梨果、玉米等。大豆用除草剂市场近5年复合年增长率居于首位,主要得益于选择性除草剂防除草甘膦抗性杂草的使用增加。


3.2  13类杀虫剂及15强杀虫剂


2016年,杀虫剂的销售额为164.59亿美元,同比下降1.7%,占564.52亿美元全球农药市场的29.2%。


13类杀虫剂包括:杀螨剂、氨基甲酸酯类、苯甲酰脲类、新烟碱类、有机氯类、有机磷类、其他昆虫生长调节剂类、拟除虫菊酯类、其他杀虫剂、微生物类杀虫剂、植物提取物杀虫剂、天敌类生物杀虫剂、生物发酵产品类。


其中,其他杀虫剂(+12.1%)、天敌类生物杀虫剂(+8.8%)、微生物类杀虫剂(+8.5%)、生物发酵产品类(+8.3%)等近5年复合年增长率超过8.0%。双酰胺类杀虫剂被归入“其他杀虫剂”中,这也是该类产品增长最快的根本所在。


2016年,除了微生物、植物提取物、天敌外,杀虫剂其他各产品类型的销售额同比均出现了下滑。不过,2011—2016年5年的市场增长情况较好,绝大多数产品类型表现出增长态势。影响杀虫剂市场的主要因素包括:近年来,新上市的产品较多,其中许多产品属于“其他类”,如氯虫苯甲酰胺、氟苯虫酰胺、螺虫乙酯等;新烟碱类杀虫剂的增长受到欧盟禁止一些产品作为种子处理剂用于蜜蜂敏感作物的影响;由于许多市场禁用硫丹,导致有机氯类杀虫剂的销售额大幅下降等。

表10  全球13类杀虫剂市场及前景预测




新烟碱类是杀虫剂中的第一大产品类型,2016年所占份额为18.2%;拟除虫菊酯类、有机磷类分列二、三位,所占份额分别为16.9%、15.2%。“其他类”因涵盖了双酰胺类杀虫剂,所以权重很大,为20.5%。

表11  2016年杀虫剂各产品类型的市场分布




2016年,全球领先的十五大杀虫剂包括:氯虫苯甲酰胺(13.65亿美元)、噻虫嗪(10.60亿美元)、吡虫啉(10.20亿美元)、毒死蜱(6.70亿美元)、高效氯氟氰菊酯(5.95亿美元)、氟虫腈(4.95亿美元)、乙酰甲胺磷(4.65亿美元)、氟苯虫酰胺(4.43亿美元)、阿维菌素(4.30亿美元)、噻虫胺(3.80亿美元)、溴氰菊酯(3.25亿美元)、氯氰菊酯(3.10亿美元)、多杀霉素(3.10亿美元)、联苯菊酯(2.80亿美元)、啶虫脒(2.50亿美元)。它们的总销售额为83.98亿美元,占164.59亿美元全球杀虫剂市场的51.0%。


其中,氯虫苯甲酰胺仍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噻虫嗪和吡虫啉几乎平分秋色,它们是杀虫剂中销售额超过10.0亿美元的3个大佬。在这些领先杀虫剂中,有3个品种2011—201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0.0%,分别为:氯虫苯甲酰胺(+15.1%)、乙酰甲胺磷(+10.3%)、氟苯虫酰胺(+24.2%)。可见,双酰胺类杀虫剂的市场增长明显超过新烟碱类杀虫剂。


果蔬、大豆、水稻、棉花是杀虫剂最重要的应用作物,2016年所占市场份额依次为:26.0%、15.1%、10.3%、8.7%。

表12  2016年杀虫剂在各作物上的市场分布




2016年,绝大多数主要作物用杀虫剂市场同比下滑,只有水稻、果蔬、葡萄、甜菜、油菜取得了增长。这一年,大豆用杀虫剂市场降幅最大,拉美地区虫害发生较轻是主因,另外,资金流动性低、利息高以及持续走低的农产品价格等也导致了杀虫剂市场的下滑。


但从2011—2016年的5年来看,大豆用杀虫剂的复合年增长率最高,超过了10.0%;其后分别为油菜、玉米、其他果蔬、其他作物、谷物、葡萄等,它们这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皆为正值。


3.3  16类杀菌剂及15强杀菌剂


2016年,全球杀菌剂的销售额为152.68亿美元,占564.52亿美元全球农药市场的27.0%,同比下降0.5%。杀菌剂市场往往由发达国家或地区领军,尤其是西欧、日本和北美等。


杀菌剂所涵盖的16个产品类型分别为:苯胺基嘧啶类、二羧酰亚胺类、SDHI类、苯并咪唑类、苯基酰胺类、多作用位点-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类、多作用位点-无机类、多作用位点-邻苯二甲酰亚胺类、多作用位点-其他类、SBI-三唑类、SBI-其他唑类、SBI-其他DMI类、SBI-吗啉类、甲氧基丙烯酸酯类、其他杀菌剂、生物杀菌剂。


其中,SDHI类(+26.9%)、生物杀菌剂(+20.7%)近5年增长最快,复合年增长率超过20.0%。


在2011—2016年的5年间,除其他DMI类、二羧酰亚胺类、其他多作用位点类、苯并咪唑类、苯基酰胺类外,其他11类杀菌剂近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皆为正值。但2016年的同比增长率则不容乐观,16类产品中,仅7类取得了增长,包括生物杀菌剂、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类、SDHI类、吗啉类、苯胺基嘧啶类、邻苯二甲酰亚胺类、其他杀菌剂等。


无论从2016年的同比增长率,还是从2011—201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来看,SDHI类和生物杀菌剂的增长都最为强劲,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SDHI类杀菌剂在应对抗性问题时的重要性;而生物杀菌剂越来越被视为有害生物综合防治中的重要补充;2016年,二硫代氨基甲酸盐类杀菌剂增长强劲,大大超过了其近5年的复合年增长率。

表13  全球16类杀菌剂及其他3类农药市场及前景预测



甲氧基丙烯酸酯类、三唑类、SDHI类是杀菌剂中的前三甲,2016年所占份额分别为22.2%、19.5%、11.1%。

表14  2016年杀菌剂各产品类型的市场分布




2016年,全球前十五大杀菌剂依次为:嘧菌酯(12.70亿美元)、丙硫菌唑(7.90亿美元)、吡唑醚菌酯(7.65亿美元)、代森锰锌(6.65亿美元)、肟菌酯(6.40亿美元)、戊唑醇(5.75亿美元)、铜类杀菌剂(5.60亿美元)、氟环唑(4.90亿美元)、环丙唑醇(4.50亿美元)、氟唑菌酰胺(4.10亿美元)、甲霜灵(3.40亿美元)、啶酰菌胺(3.30亿美元)、百菌清(3.30亿美元)、啶氧菌酯(3.20亿美元)、苯并烯氟菌唑(3.00亿美元)。它们的总销售额为82.35亿美元,占152.68亿美元全球杀菌剂市场的53.9%。


其中,只有啶氧菌酯2011—2016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0.0%,为14.9%。氟唑菌酰胺和苯并烯氟菌唑均为新生代产品,它们都来自SDHI类杀菌剂,2012和2013年先后上市,经过短短几年迅猛扩张,其销售额分别达到4.10亿和3.00亿美元;也正是因为这些新产品的不断上市,推动了SDHI类杀菌剂增速领先。嘧菌酯已多年蝉联杀菌剂榜首,并且优势地位相当突出;丙硫菌唑成功超越吡唑醚菌酯,成为第二大杀菌剂。丙硫菌唑和苯并烯氟菌唑是榜单中仅有的2个尚未在我国取得登记的品种。


杀菌剂在果蔬上的应用最多,2016年所占份额为33.8%,首席地位相当牢固。其后依次为谷物、大豆、水稻、玉米,所占份额分别为18.7%、14.4%、6.9%、4.0%。

表15  2016年杀菌剂在各作物上的市场分布




2016年,向日葵、甜菜、水稻、其他果蔬、葡萄、马铃薯上的杀菌剂销售额同比增长,其他作物上所用的杀菌剂销售额同比下降;2011—2016年,绝大多数作物用杀菌剂的复合年增长率皆为正值,甘蔗、大豆、向日葵上杀菌剂的增长尤为强劲。


4、全球市场预测

表16  全球农药市场及预测




过去5年(2011—2016年),全球农药市场(包括非作物用农药)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9%(基于2016年的汇率计算,下同),2016年销售额为564.52亿美元;未来5年(2016—2021年),预计全球农药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7%(基于2016年的汇率计算,下同),2021年的销售额预计可达644.53亿美元。


过去5年(2011—2016年),全球转基因种子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0%,2016年销售额为203.96亿美元;未来5年(2016—2021年),预计全球转基因种子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6%,2021年的销售额预计可达231.66亿美元。


从复合年增长率来看,未来5年(2016—2021年),全球农药市场(+2.7%)及转基因种子市场(+2.6%)几乎是等速前进。全球转基因种子经过20年(1996—2016年)的高速发展后,终于回归到农药市场的增长轨道上,携手并进。


过去5年(2011—2016年),全球包括农药和转基因种子在内的总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4.9%,2016年销售额为768.48亿美元;未来5年(2016—2021年),预计全球包括农药和转基因种子在内的总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7%,2021年的销售额预计可达876.19亿美元。


(《农药快讯》《现代农药》  柏亚罗)
1条评分农币+26
沈贵阳 农币 +26 感谢分享 09-15
 
分享到
离线青鸿在线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15
信息比较及时
离线加淝猫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15
楼主辛苦
在线沈贵阳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9-15
感谢分享
离线肥料小子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前天 10:42
大品种
丰甜宝®颗粒水丰甜宝溶肥,15-5-20硝酸钾颗粒水溶肥。
消费者记住的往往不是第一个,而是谁把这个产品普及了。
反复强调记忆,才会成为“品”牌。反复强调质量,才会成为“名”牌。
电话15831823320 微信同号,QQ:2367754051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发帖请遵守“191农资人”电子公告服务规则:http://www.191.cn/read.php?tid=72784
 
上一个 下一个